体育平台

劳荣枝案外:被遮蔽的另一个故事

陆生生记得与父亲的最后一面:陆中明离开时,他跑到门口,让父亲回来要“带好吃的”,陆中明应了一声好。

又过了8个月,朱大红一家等到了等待22年的结果,这一次,她说要带着孩子们一起,去陆中明的坟前告诉他。

2021年9月9日,江西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 ,劳荣枝案公开宣判现场。

2021年9月9日上午9时,南昌中院对劳荣枝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。以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、绑架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劳荣枝不服判决,当庭表示上诉。

案中被害人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也在宣判现场,22年的等待,终于算是等来一个结果。

据此前报道,劳荣枝生于1974年,原是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。1996年至1999年,劳荣枝与男友法子英在南昌、广州、温州、南宁、合肥等地实施犯罪。他们将男子引至出租屋内,采用持枪、持刀绑架勒索、抢劫等手段劫财,共杀害7人。1999年,法子英作案过程中被抓,同年被执行死刑。劳荣枝则逃亡近二十年,于2019年在厦门落网。

从落网到庭审,劳荣枝案广受关注。然而在这桩大案背后,一些人及其被彻底改变了的人生却被遮蔽。

请假前往南昌的朱大红,理由是简单的“家里有事”。她在一家宾馆做保洁,小心地藏起自己受害者家属的角色。

她不愿被同情,她的名字和只言片语只是被偶尔提及。更少被提及的,是这个家庭被遮蔽的22年。

故事的简单版本是“一位母亲拉扯大三个孩子”,唯有当事人知道,岁月多么难熬。他们经历了命运无理的剥夺,花费漫长时间去弥合破碎的生活。

朱大红被害的丈夫,在新闻中化作“小木匠”这个代号,只有在家人和邻居的讲述里,他才变成了31岁的年轻人陆中明。

2021年1月,南方周末在合肥寻找这桩血案的痕迹,重新拼合这个遭遇无妄之灾的家庭,以及他们被喧嚣遮蔽的故事。

2021年9月9日,江西南昌,劳荣枝案开庭公告。 (澎湃影像/图)

“看不到希望”的日子

2020年12月,从南昌回来,朱大红没顾得上别的。赶上圣诞和考研,宾馆的活儿干不完,往常下午五点下班,这会儿要拖到七点。

合肥零下七八度的夜晚,她乘40分钟公交车回到了家,没多久就睡着了,电话响起,她想接,一摸手机,不小心挂断,又睡过去。

这样的生活,在丈夫陆中明死后,一直这么过着。

起初到合肥时,朱大红先找了一家酒店洗餐盘,十几个小时跟水打交道,时间久了,“胳膊都感觉不对劲”。之后就是在宾馆做保洁了,一天也要工作将近12小时、有夜班,但“比上一份好一点”,一干就是十几年。

2018年,朱大红患肿瘤动了一场手术,母亲住院一个星期,花了一万多。她心疼钱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

立即登录